從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看新聞到底應該怎麼播!

2019/04/07 | 電視劇集 | 共 1466 字 | 約 3 分鐘

前面和大家介紹過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的劇情,也從劇中王赦的角度探討了對於重大刑案的兇手,我們還能做些什麼,今天想要再從整部戲中另一個更重要的角度一起來聊聊,那就是「新聞」。

在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中,每一集的片頭都當具有巧思,首先會是以一則新聞的形式開始,新聞內容會帶出整集的重點,然後便會透過轉場動畫呈現出影片下方的網友留言,最後這些留言會幻化成劇名——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。

新聞一直是劇中非常重要的元素,主角宋喬安及李大芝都是新聞台裡的一員,而整起無差別殺人事件也是透過新聞的片段,慢慢地拼湊出故事的真相,而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更試圖透過這樣的呈現方式,帶領觀眾一同思考,新聞的本質究竟該是甚麼?

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劇照,取自幕後花絮

在劇中可以看到,當幼兒園發生疑似挾持孩童事件時,所以電視台的 SNG 車便傾巢而出,每一家都深怕自己沒能獲得最新的即時畫面,而在事件仍在發生的當下,新聞台不顧園內孩童的人身安全直接現場直播,甚至出動空拍機等器材,只為了取得獨家的新聞畫面。

而這一幕也不免讓我想起了 2015 年高雄監獄挾持事件,整個事件過程荒腔走板,不但所以媒體竟在事件發生當下前往現場直播,甚至出動空拍機而惹火嫌犯,最誇張的是有政論節目在挾持事件發生的當下,直接用電話與嫌犯聯繫,完全喪失新聞基本倫理!

參考新聞

蘋果日報:離譜!戴立綱電訪典獄長 劫獄變鬧劇
UDN TV:不滿媒體空拍機 嫌犯獄內對空開槍

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劇照,取自幕後花絮

然而真的是因為「小時候不讀書,長大當記者」所以這些新聞台記者們真的都是一群無腦的人嗎?

現在的新聞早已不再單純的只是新聞而已,每一節新聞裡充斥著無數的置入性行銷及廣告,而這些內容也早已成為新聞台的獲利來源,而收視率則成為了這些金主評斷的重要指標,也正是因為這樣,本不應用收視率來評斷的新聞,為了吸引觀眾的目光,只好不停的搶快、搶獨家,甚至不停的播出腥羶色的新聞,只因為這樣收視率才會最高。

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劇照,取自幕後花絮

而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片頭中也可以發現,越是聳動的新聞內容,越能吸引觀眾們的點閱,而新聞下方許多不理性的留言,反而獲得了最多的關注,也就是在這樣的負面循環之下,使的新聞從業人員不得不拋棄原來的倫理道德,轉向追逐那虛無秒的數字,從而獲得廣告的收入。

身為媒體從業人員之一,現今的新聞確實是會令人搖頭嘆息的,而這一切令人不勝唏噓的媒體環境,也讓許多原先抱有理想且優秀的人,選擇離開這個產業,在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應之下,新聞環境自然也就越來越差。

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劇照,取自幕後花絮

回過頭來思考一下,當我們在網路、在電視、在各種不同的管道看到一些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新聞時,在批判這些記者之餘,或許可以反向思考,是不是我們太愛這類的新聞,所以讓媒體們只能選擇報導它們呢?

身為閱聽人的我們,或許並不容易改變整個媒體大環境,但我們還是可以從選擇做起,現今無論是電視或是網路媒體,還是有一些優質的選擇,比方說公視新聞,便是備受推崇的選項之一,當我們在觀看新聞之時,就可以從選擇這類新聞媒體做起,進而讓媒體甚至是背後的廣告來源發現,腥羶色的內容已經不再是觀眾所需要及想要的,久而久之自然能讓不良媒體改正甚至退出市場!

預告片

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海報

線上看

Catchplay公視+

影片資訊

片名:《我們與惡的距離 The World Between Us》
影片年份:2019
出品國:台灣
出品人:公共電視
導演:林君陽
編劇:呂蒔媛
製作公司:大慕影藝國際事業有限公司、公共電視
演員:賈靜雯、溫昇豪、吳慷仁、周采詩、洪都拉斯、陳妤、曾沛慈、林哲熹、林予晞、施名帥、檢場、謝瓊煖

你可能也喜歡

贊助我

喜歡我的文章嗎?
歡迎透過以下管道贊助我!

您的支持將會是我持續創作的動力!

留下你的想法一起討論吧!